再加大量鸡蛋、猪脚一起煮一大锅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19-02-13 10:20    浏览:

  编者按:《从餐桌到餐桌的旅行》是曾受韩国旅游局、新西兰旅游局、远方网等多家媒体机构邀请旅行的美食专栏撰稿人、饮食旅游作家潇潇的新著。本书融饮食文化与旅游指南为一体,记录了300余种独特的地道美食,如独面筋、炒海肠、蹦肝、响油鳝糊、辣子牛蹄、酿菜、烧盲鳗、咖喱烤鱼等以及各地独具特色的饮食文化。同时介绍居游、小假游、长假游、自驾游、出国游的实用方法,重在寻访隐于闹市的精致小馆,呈现一般旅游书绝对没有的旅行路线。

  广州算是常去的城市,每次都从这儿匆匆经过,很少停留,印象最深的是嘈杂喧闹、被传言加工得有点儿恐怖的火车站,潮湿闷热的空气,川流不息的人流。找了个人不算多的小假期,短暂停留几天,希望认识另一个广州。

  选在交通方便的长寿东路住下。长寿东路离上下九步行街很近,走路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其实都不需要看地图,出门跟着人流走,就能到上下九,实在很近。只是五一休假期间上下九步行街人山人海,路两边店里的音乐震耳欲聋,闹得人想夺路而逃,但长寿东路却很安静,这种闹中取静,身在车马喧嚣处却独自宁静的居所是我一向喜欢的。

  不过上下九那条街上遍布的美食足以让人忍受它的吵闹。出门之前最好确认自己肚子已经清空到足够程度。我们两个直到三点还没吃午饭的人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开始了上下九的美食之旅。

  说起上下九的小吃,林林牛杂应该算是头一份,上下九路上有很多家这样的林林牛杂屋,煮得热乎乎,炖得又酥又香的萝卜牛杂(或是纯牛杂),配一勺甜辣酱、一点酸萝卜来吃,牛杂酥烂喷香,萝卜吸收了牛杂的肉汁,变得入口即化,而且清甜多汁。酸萝卜可解油腻感,虽然并不会太腻,但全部搭配起来还是让人很过瘾。走在上下九,迎面过来的人几乎都端着一碗牛杂边走边吃。我们两人合点了一个小份,算是先开开胃吧。

  姜醋蛋的招牌是我在上下九路上的一条横着的小巷口发现的,爱吃的人总是能从一大堆人流、各种轰鸣嘈杂的声音里找到自己最爱的那一口。

  广州姜醋是广东人家添丁时都要预备的食物,从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大量的老姜细细去皮,加专用的添丁糯米甜醋,再加大量鸡蛋、猪脚一起煮一大锅,煮好后,每天在火上热一下,直到姜醋的味道都渗透到猪脚和蛋里。一直到孩子落地后,端给妈妈吃,能祛风、补钙、发奶。煮好的姜醋还用来招待家中的来客,来的人都盛上一碗,有点类似于其他地域家中添丁就大派红鸡蛋的意思。

  后来发现上下九一带好多巷子里都有这样卖姜醋蛋的士多店(即小卖店),都是一个手写的老招牌横在巷子口,后面小碳炉子上坐着两口年代久远的老砂锅,由本地老人守着卖,6元一碗,一碗有一块猪手、一只姜醋蛋。

  要了一碗坐下来慢慢吃。姜醋的味道甜多过酸,猪手甜脆而不腻,很好吃,我更喜欢其中的鸡蛋,经过久煮外皮略脆。里面姜醋的味道层层晕散,让蛋黄吃起来更多了一丝香甜,好吃!不过甜甜的姜醋汤汁第一次喝倒不太习惯。

  边吃边四处瞅瞅,卖姜醋蛋的老巷子里保留了很多旧式老屋,很有岭南特色,看着那些在《醉拳》、《黄飞鸿》系列电影中仿佛出现过的木制雕花栅门、檐角、柱头,以及小巷中挑着的织补招牌,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独特人文历史气息,但又绝不像博物馆里陈列的那般刻板,而是散着浓浓的生活味。

  停留在这个离喧嚣浮华的上下九不到十步之遥的小巷子里,不知不觉心情就宁静下来,有种任岁月积淀,时光缓缓流逝的静谧美好。

  姜醋蛋下肚,步履也稳重一些,我们继续在上下九路上寻找下一个美食站点。我们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但心里提前储存了一些名词,银记、南信、陈添记、宝华面店、欧成记、顺记……只要看见了,只要当时有兴趣,就直接杀进去……

  上下九的美食之旅好像才刚刚拉开帷幕,因为那些记忆中储存的名词已经一个接一个地迎面而来了。

  曾经在POCO网、新浪美食论坛等地混迹的时候,就无数次地听说过陈添记鱼皮的大名,也曾对着屏幕上照片里那盒据说爽脆无比的凉拌鱼皮流下过N+N次口水。

  陈添记是如今遗留不多的有老西关风情的小吃店之一,据说三十多年来,坚持只卖三种食物:爽鱼皮、艇仔粥和豉油珍珠肠粉。三十多年来,也一直坚持西关老字号露天经营的传统,藏身老巷子,脚下青石板路,头顶布幔遮阳,一张张桌子一顺排开,四处挂着奖牌、价格牌、报纸杂志的宣传图片,看着很有老广州的感觉。

  在小桌边坐下来,点餐,周边的食客几乎都是一人一碗艇仔粥,再两三个人合点一份珍珠肠粉和拌爽鱼皮配粥来吃。我们实在太饱了,就点了鱼皮和肠粉各一份。

  陈添记的食物都是早就做好备下的,几条肠粉剪刀剪成一段段,淋上自家配的酱油和豉油,撒一把熟芝麻就端上来了。鱼皮也是提前拌好装成一饭盒一份,这让我有点意外。不过据说老街坊来陈添记大部分都是叫鱼皮打包带走的,或许这样提前准备并分装好才更加方便吧!

  开吃。肠粉是蒸好的粉皮卷成筒后,剪成段来吃的,我喜欢它顺滑的感觉,所以我把肠粉抖开来蘸着甜酱油吃,爽滑有味。广东的很多美食和小吃其实吃的都是蘸食酱油的味道。有绝活的店据说都会自己酿或调制独家酱油、豉油,这种特制的酱油色淡也不过咸,有淡淡的鲜甜味道,但家家又有不同风味。

  自家的酱油可用来代替盐的调味、鸡精和糖的提鲜,同时不会夺了食物本身的味道。

  拌鱼皮是顺德风味小吃,鱼皮汆烫过、过冷河,再加料凉拌,难得的是特别爽脆,又没有一丝腥味,连对鱼腥味特别敏感的狼同学也这么说。里面配了葱丝、花生,很好吃。陈添记也就是靠这招牌的一味小吃旺了三十多年。

  当晚,一个人在酒店看着电视,把打包的鱼皮当零食吃,盒子将要见底时,突然发觉,鱼皮薄脆透味,甜酱油的滋味儿回味无穷,剩到最后几口时心中竟然升起一丝不舍。将鱼皮吃完,再把里面的花生、葱丝全部吃光。唉,第一次觉得一个城市有太多美食不是好事,下次再吃陈添记又不知将是何时了。

  当天,从陈添记出来回到宝华路,一抬头,才看到强记鸡粥原来就在对面的巷子里;再往前走,据说有超好吃的椰子、芒果雪糕的顺记冰室就在不远处的前方;再往前,宝华面店、烧鹅濑粉……一家家记忆中的老字号名词都陈列在我们面前了,吃不下了,真的,塞都塞不下!

  不过,我们一直相信,这一次留下的遗憾会成为下一次出行的动力,美好的城市应该用更长的时间慢慢亲近。

  大家下车,各自都有各自的目的地,一车人很快就散了。我俩站在当地,开始有点傻了,当初拜托阿华帮我们订的金边的旅馆,说好车到之后旅馆会有人来接,并要我手写了我的名字说方便接车。现在好像这里并没有人举着写我名字的牌子在等人。该怎么联络,联络谁?手里只有一本《LP柬埔寨》的旅游攻略里有不太详细的金边地图。沿途所见所闻带来的种种不安全感一瞬间让我在脑子里想了很多。正准备镇定一下,打电话给还在暹粒的阿华请他帮忙联络旅馆时,一个面目黝黑的当地男子快步走了过来,环顾四周后,柬埔寨对着我试探地问:“Are you潇潇?”我赶紧点头,正准备问他是否就是接我们的人,这男子已经一弯腰扛起了我们的行李箱放在肩上,大步就往外走了。

  我和狼同学来不及对话,对视一眼,赶紧跟了上去,还以为还要再坐一段TUKTUK车,结果扛着行李箱的人越走越快,我和狼没拿什么东西都得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他,一路心情忐忑,不知道究竟是何状态。没想到转过两个弯,这人在一家小旅馆前慢了下来,然后回头说了一句什么,就扛着箱子进了旅馆大门,这个接车过程真是无法预料。

  这一点我在出发之前看攻略就了解了,在暹粒阿华也跟我强调过,而且离皇宫和博物馆近的区域就是老城区,旅馆环境都差不多,当时想想也就一晚,条件不太好也能忍受。但此刻站在这个好像什么都没有,但该有的设施又都算齐全的小房间里,我还是被打击得透心凉。

  一张破绷子床,上面扔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席梦思垫子。房间里有桌椅、电视、小冰箱,但都非常破,墙角有一个瘸了一只腿的竹制行李架,洗手间倒是很大。但除了一个简陋的洗脸池,一个相比还算豪华的浴缸就什么都没有了。房间的窗户对着街,二楼,但却无法上锁。那一刻,心灰得连拍照记录一下的心情都没有了,甚至一瞬间想到“莫非被推荐住了黑店”?而这家旅馆的名字,很牛的用上了international的字样,依稀记得翻译成中文是“金边吴哥国际酒店”。后来在这条街上逛逛,发现很多家类似的小旅馆都是用了这样国际化的字眼。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打断了狼同学的抱怨和啰嗦,就这么住下吧,反正只有一个晚上。

  店是住下了,但出门吃饭还是不敢把重要物品留在房间,背上了笔记本电脑、相机、镜头出门吃饭去。

  走了几条街,找了家看起来环境还不错,有英文招牌的旅馆餐厅吃了晚饭,饭菜和在暹粒差不多,杂蔬炒肉配米饭一类,但价格比暹粒便宜,人均花费2—2.5美元。吃完饭我俩在附近转了转,在一家便利店买了瓶依云的矿泉水(2L装居然才卖2美元多一点),就又回了酒店。在这个城市里走了一会儿,渐渐习惯了身边随时呼啸来去的摩托车,那种不安全的感觉也消散了一些。

  旅馆里居然有微弱的WiFi信号,我上了会儿网,将第二天的半天行程做了简单计划,列了时间表,又翻了会儿旅行英语书,想了想第二天可能要用到的单词和句子。从金边开始,就没有暹粒那样宽松的语言环境,也没有中文司机帮忙,一切沟通全靠自己。发了几条微博记录行程,和着衣就躺下了,一晚上总觉得有蚊子咬,又起床满屋子撒了一遍驱蚊水,开灯看看身上感觉被咬的地方,什么事儿都没有,完全是心理作用。然后,心一横,居然真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