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被美国名校成功录取

类别:川菜    发布时间:2019-05-07 12:01    浏览:

  一位放弃剑桥大学博士全额奖学金,一位放弃美国公司优越工作,一位边读博边创业

  这是一个与《中国合伙人》极其相似的故事,也是一个梦想与现实碰撞的精彩时刻……

  和电影相同的是,三位不到30岁的创业人,毅然放弃了自己一向的目标,转投教育事业。

  而与电影不同的是,三位不到30岁的创业人,一位放弃了剑桥大学超过百万的博士全额奖学金,一位放弃了自己在美国TP-Link公司的优越工作,一位为了创业一边读博一边奔波在海外各国布局全球市场。

  三位在旁人眼中看来的天之骄子,携手合作,在沙坪坝区迈出了人生的重大一步,创办了知路教育科技,仅仅两年多时间,这家公司就成为了国内学术能力教育的领头羊。

  在福布斯官网重磅公布的“2018 Forbes 30 Under 30 Asia(福布斯亚洲地区30岁以下30位精英)”榜单中,知路研修联合创始人团队荣誉入选,而且企业也是唯一上榜的互联教育科技公司。

  据悉,2018年《福布斯》发布“Forbes 30 Under 30 Asia”榜单的目的,在于表彰亚洲30岁以下,在艺术、制造和能源、体育和娱乐、消费者科技、金融和投资等10个领域有杰出表现的青年领军人物。这些人正在重塑自己所在的产业,为未来一代改写规则。

  虽然现在已经云淡风轻,但是想起自己这些年来的每一个决定,知路研修的创始人付霖仍然用了“甘苦自知”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剑桥大学全额奖学金……对每一个年轻人来说,这些无疑都极度诱人。可为了自己的情怀和梦想,付霖全部放弃了。

  而触动付霖的,是他在英国读大一时所见的“尴尬”。“当时,我们班上一共有7名中国留学生,可是大一结束后,我发现其中的5人不见了。”而消失的5人,无一例外,是在学术研究课业方面挂了科。

  “能考到英国名校的中国学生,能力并不差,可是出现这样大面积的留级或者被开除,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中国留学生出国后面临第一道关卡后铩羽而归,深深地刺激了当时还不到20岁的付霖。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观察,在调研,我看到的并不是个案,而是一个普遍现象。所以,在剑桥读研究生时,我发动了身边的十位校友,开始免费为中国即将出国留学的孩子们辅导学术能力。”

  提起当年自己的试验,付霖现在仍非常自豪,因为他一对一辅导的学生,最终被美国名校成功录取,并一帆风顺地开始了自己在异国他乡的留学生活。

  这次成功,成了付霖创业的最终触动剂。研究生毕业后,付霖回到家里,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说服了父母,拿着父亲提供的50万创业金,回到剑桥后付霖婉拒了博士的录取,随后,来到重庆开始创业。

  可是,让付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最难的时候,我身上的钱已经不足以支撑公司度过两个月的时间。”

  而为了能招到学生,付霖印了万余份传单,亲自走上夏季炎热的重庆街头,在中学门口发传单。

  “我还因为这事被城管赶过,当时的心情真的是五味杂陈,剑桥的课堂,重庆的街头,反复在我脑子里打转。”

  刘铠文,是知路研修第一位联合创始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霸,是剑桥大学在读博士,拥有剑桥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双硕士学位,曾在斯坦福大学和庆应大学访学研究。

  2015年10月,在深深地认同付霖学术低龄化理念后,说服父母,毅然加入这个还在萌芽阶段的公司。

  “付霖所看到的中国留学生的困境,我也感同身受,既然大家道相同,为何不携手一起闯出一条路来呢。”

  同样来自剑桥大学的刘铠文从此开始了自己“边读博边创业”的日子。刘铠文负责公司的整体课程和学术研发,带领来自斯坦福、哥伦比亚、剑桥和牛津等全球顶尖大学的博士一起开发学术课题包,打造全方位的学术教育课程体系。

  他把在中国、美国、英国和日本等不同国家的研究经历和所学知识融入到研发和教学当中,帮助学生在中学阶段掌握探索世界和探究问题的方法。同时,刘铠文还带领团队积极布局海外市场,连接英国、美国和中国,在剑桥和硅谷建立团队,实现全球战略布局。

  “最累的时候每天睡不到5个小时。”对刘铠文来说,这条自己选择的路,也并不是想象中的一片坦途,但是磕磕碰碰走来,他却收获了“满足”“成功”和“骄傲”。

  这个学生,就是已经屡次见诸报端的重庆外国语学校国际部高2017届AP班学生张博洋。“当时真的好惨,我们好不容易说服学校可以进去招生,可第一年,就招到了两名学生,张博洋就是其中一位。”

  为了给自己的第一个学生上好每一节课,刘铠文放弃了休息时间,“因为有时差,所以我每周六和周日的一大早就要起来,开始给张博洋上课。此时,正是重庆的下午。”

  而难倒刘铠文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孩子和家长的“矛盾”,“张博洋告诉我,他非常想学习艺术专业,可是他的父亲却希望他学习关于材料学方面的学科。”

  如何解决?刘铠文从浩如烟海的课题里,为张博洋挑选了《古罗马诅咒石板的材料表征分析》的课题研究。

  这门一看题目就让人望而却步的课题,成为了两人十个月里探讨的重点,为了能给张博洋讲好这个课题,刘铠文无数次的优化课题内容,深入研究古罗马的历史文化、探究从未接触过的诅咒石板,再将这些神秘的元素消化吸收后,传授给张博洋。

  十个月的视频上课学习,张博洋的论文《古罗马诅咒石板的材料分析》终于结题。这篇全英文的论文不仅在美国物理联合会国际期刊上发表,并受邀参加了2017年5月份在清华大学举行的化学材料与过程国际会议(ICCMP),在大会上做报告。

  “去清华大学的时候,我和张博洋终于见面了。”回想起两年前的点点滴滴,刘铠文朗声大笑。

  最终,18岁的张博洋收到了南加州大学、波士顿学院、威廉玛丽学院等超过8所顶尖名校的offer,并选择了南加州大学的化学专业继续深造。同时张博洋还作为唯一一位高中生,参与拍摄了高考40年40个人纪录片,成为重庆优秀的学子代表。

  2016年6月,知路研修的第三位创始人正式加入,他就是曾在中科大少年班就读的张翼博。加入公司时,他已经在美国名企工作了两年时间,即将拿到工作签证。

  放弃美国的工作,放弃即将到手的签证,张翼博提着行李来到了重庆。“我一早就知道付霖在创业,所以对公司的每一步都了如指掌,2016年春节后,我就开始说服家人,同意我辞职回国加入这个团队。”张翼博坦言,为了说服家人,他用了整整两个多月时间。

  发传单虽然没赶上,可张翼博为了能让更多的学校接纳知路研修,也尝试了人生第一次——免费给学校的孩子们上竞赛辅导课。

  “当时学校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都扔掉课本好几年了。幸亏原来干过家教,也幸好我的父母都是非常优秀的教师,为我铺就了极好的基础。”

  从接下这个挑战,到走上课堂,学校只给了张翼博一天时间。为了讲好课,张翼博抱着教材狠狠“啃”了一天。

  “还好成绩不错,一抓就抓起来了。”第二天早上,张翼博坦然走上了学校的讲台,开始当起了整整一学期的免费教师。

  一学期之后,班上的孩子们在竞赛上都斩获了不错的成绩,良好的口碑和踏实的为人,让学校终于同意了引入知路研修的教学。

  “付霖负责市场,刘铠文负责研发,而我就是公司的大管家,为了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留住人,我都成了思想辅导员,天天和员工们吃饭,平复他们的心情,为他们解决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我们最初只有三个人,可以说是三个‘光杆司令’,可是没有好的士兵,怎么能打胜仗呢?”为了搭建起公司的优秀团队,张翼博跑遍了北上广,磨破了嘴皮子,说服他欣赏的每一位人才加入团队。

  从一人身兼市场、财务、IT、行政、人力资源,到最后为每一个岗位找到合适的人才,年轻的张翼博用了一年多时间,终于为知路研修建立起了覆盖北京、重庆、成都和海外的20多人团队。同时,他还让知路研修拥有了众多的兼职海内外教授。

  如今,知路研修已经走进了包括北京人大附中、南京外国语学校、重庆外国语学校国际部等全国知名高中。